文:


  “呵~”刘璋无奈的笑了起来,外面响起了喊杀声,虽然民心所向,但终究还是有那么一批人选择了反抗,哪怕这份反抗,在此时已经没有任何意义。  “张任领命!”张任肃容答应一声,随后步入吕征身后。  “误会?”刘璝冷笑一声,摇了摇头:“我回成都一月,未曾见到刘璋一面,据说刘璋不理政务已有三月之久,泠苞将军已被刘璋夺了军权,如今成都一片乌烟瘴气,那日我强行闯入刺史府,此事是我亲耳听闻,若非当日孟达及时阻止,我如今,或许已经成了一杯黄土。”

  “幼常可听过法正此人?”诸葛亮不答反问道。  事不可为,就撤吧!  “实不相瞒,成都的许多事情,在下已有所耳闻,不止在下,我主吕布亦是十分关注此事。”庞统微笑道。  诸葛亮点了点头,没有再唉声叹气,他身上承载着太多的东西,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继续叹息也于事无补,现在要想的是解决办法。

  虽然失了江夏,甚至赔上了关平的性命让陈到很愤怒,但却并未冲昏他的理智,这种情况下,不能硬拼。  “将军放心,我等自会将话带到。”两人再次向孟达抱拳之后,便换上了将士的盔甲,在孟达的带领下,离开了刺史府,很快消失在街道的尽头。  “啊?”刘璋彻底懵了,茫然的看向孟达:“这话从何说起?我又何时私通他妻子?”

  “为何?”刘璋皱了皱眉,对于孟达对吕布的敬称有些不满,但如今放眼成都,他身边恐怕也只有这么一个人可用了,便是吴懿,已经很久称病不出,刘璋如今实际上已经是无人可用,看着孟达,也只能耐心去听对方解释了。  “嗯,这个我记得,叔至还曾问过是否趁机攻入柴桑。”诸葛亮闻言点点头道,言语中也有些无奈,如果换个时机或者局势,那的确是打入江东的一个好机会,至少占据了江夏和柴桑这两处地方,等于是把江东的门户握在手里,江东水军是厉害,但他们完全可以避开水军的弱点,由柴桑走陆路打进江东,可惜眼下的局势不允许,除非有十足的把握能在短时间内把江东给收拾了,否则,只会让双方本就已经降到冰点的关系彻底破裂,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。  “将军快看!”就在两人谈论这附近地形之时,一名眼尖的亲卫突然指着前方道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